阿母的白頭髮 正興國中吳裕中

迄日我下課轉去厝裡,門一開看到一個人坐佇客廳。我想講是阿母的人客,拍一個招呼著欲入去房間。一咧真足看,嚇一跳,喊一聲─「阿母啊!汝的頭鬃是按怎啦?」阿母手摸著頭毛,歹勢歹勢啊講,「無啦!阿都我今仔日下埔去剪頭鬃,小姐講我頭殼頂有一撮白頭鬃,勸我染染矣,看伊講甲喙涎將欲乾,我歹勢給拒絕,著變成安爾啊。安怎?真歹看hio5?等下恁老爸啊轉來,無知閣會按怎講?」「歹會啦歹會啦,伊會講足水矣啦,汝放心啦。」

入去房間,我心內想講「人是綴流行才咧染頭鬃,阮阿母竟然是因為有白頭鬃!阿母才規歲?伊有白頭毛我竟然也無發現!我實在是!唉!」在坐各位汝看我這扮矣,人緣柱仔子閣無半顆。人講家己褒才未臭鼎咾。毋是我咧臭彈,自我有記憶以來大家攏碼叫我黑狗兄。看我按那著知影阮阿母當初時嘛是一個美人。今仔日若無阮遮的囝仔兄,伊嘛毋免七少年八少年著要染頭鬃。

講起來我嘛算做是乖囝仔,一下課著轉來厝裡,毋捌四界濫濫踅,只不過是有當時啊會佮阮小妹打甲大孔小裂爾爾。無啦無啦,講玩笑矣。阮兄弟姊妹是厝邊頭尾呵咾有著。這攏嘛要感謝阮阿母平常時的教示。自小漢伊著用心給阮襁。「一歲兩歲手裡抱,三歲四歲塗跤胙。五歲六歲漸漸大,病院若咧行灶腳。七歲八歲真爻吵,一日顧阮兩隻跤。九歲十歲教事理,驚阮懵懂四界去。十一十二教英語,認真無人會抵比。十三十四入中學,項項所費別孤毒。十五十六轉大人,驚阮綴人烏白弄。」

「暗時我欲睏的時陣,阮阿母猶未睏,透早我起來的時陣,阮阿母在煮飯,真奇怪,阮阿母哪會攏無睏」這首歌是鄭智仁醫生譜曲的「阮的阿母怎會攏無睡」,嘛是我對阮阿母的印象。透早,伊著要為阮歸家夥仔僎早頓。阿爸較古板,愛食燒糜配豆腐乳,阿姐愛水咧減肥,愛飲健康蔬果汁,阮愛三明治佮奶茶,阮小妹愛食米粉羹。阿母是桌掃,碗頭箸尾伊總清。今年我升國三,伊閣綴人做愛心媽媽,逐日幫阮送點心,包子、饅頭、煎餅佮雞排,花樣逐日變,汝講怎會無白頭鬃?汝無通看我是瘦閣薄板,我是瘦田爻吸水。一頓若無食三碗是未夠氣。伊驚我讀冊無體力,不是燉補著是宵夜。無爾是安爾,伊定講,「相看相樣、序大無好樣,序細討和尚」,驚阮不讀冊,所以伊先做好模樣予阮看。拿一本冊坐佇客廳陪阮讀冊。看伊坐佇遐,我著想起小漢的時陣,我蓋無膽,攏愛纏阿母陪我睏。阿母會講故事與我聽,白賊七仔、虎姑婆、廖添丁,攏是我愛聽的故事。故事講煞,伊著會唸「搖啊搖,豬腳雙爿撩,大麵雙碗燒,肉丸炒胡椒,蒜仔炒魚膘,出門著做轎,卜睏著放尿。」搖咧搖咧,慢慢啊搭我睏。雖然講我已經大漢啊,毋拘伊猶原佇我的身邊陪伴著我。我看伊若看冊若盹痀,心內足毋甘,叫伊先去睡,伊著講伊有代誌還未做了。總是要阮去睏啊,伊才會睏。

著是安爾,阮阿母無暝無日點點滴滴,萬事咧操煩。煩惱阮袂大,煩惱阮無乖,煩惱阮功課,操心擘(peh8)腹。竟然遐早著有白頭鬃。唉,天下父母心,咱遮做序細那會使腳步踏差,與伊傷心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高雄市立正興國中國文領域

sherry888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